南希

APH:米英only
漫威:锤基盾冬

仔细品了一下这里的康纳。
脉搏调节器被拔之前,被推倒抽掉领带解开衣襟。期间一直挣扎。
这真是……妙不可言!

雷3舞台剧里的基妹甩头梗!  (妹想到吧

 @Northy 

[Minions] 日常吸Bob啦!

细节bug超多,但是Bob可爱就好(=°ω°)ノ

【米英】终于走出高墙的柯克兰先生(上)

QAQ谢谢爸爸(疯狂赞美
超级棒!!老米果然是大佬吗w 这只英好可爱,好想看他们搞在一起啊—— (所以爸爸加油更吧www

Rapheal_Styx:

《1984》AU,非国设,兄弟会成员米X真理部思罪职员英




因为是一次PY交易的产物,所以估计四章左右就完结了,(即使这样这也是个坑)不要打我。




Chapter 1




即使七月的一个相对不那么阴沉的早晨,电幕尖利的哨子声也不会晚一分一秒。半分钟的咆哮结束——大约七点十五了。


亚瑟·柯克兰先生(我们更应该叫他同志)不情不愿地爬起来,将刚到手的价值六百张券的睡衣换成霉旧的汗衫和短裤,便忍不住咳嗽起来——他每天都这样。有时咳得厉害了根本直不起腰,声音沙哑得像是隔壁莱利太太家五年前便该报废掉的老式收音机内里机械转轮的摩擦。三分钟后就是那该死的健身运动了,他得认真做,毕竟现在他任何一点儿的“私活”①倾向都会被收录——老大哥在看着他。


“很好,柯克兰同志,这比以前好多了!不错,再来一遍!”


电幕上的女人已经从朵拉换成了史密斯太太——一个身材臃肿的臭婆娘。她那粗大的嗓门从来不知收敛,弯腰的时候全身肥肉都在一起往下塌,快塌到地上时又被即使扯了回来。在她公牛一样的喘气声里,亚瑟只觉得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子夹杂着劣质香水的汗臭。他揉了揉鼻子,扭头不去看表皮软体动物的蠕动过程,喉头干涩得发甜。


朵拉对他可宽容多了,这一个月来他做做样子就行,是在受不住了也会有及时的中场休息——谁让那金发女/郎喜欢自己呢。亚瑟自信自己二十出头的年轻外表依然具有吸引力,特别是习惯性的绅士作为无论哪个时代都是讨女性欢心的。年轻人还是心急,一个月来明里暗里递了很多次纸条,不可能不被思想jing察察觉,昨天被抓,现在估计已经因为“思罪”被“蒸发”掉了。


幸好亚瑟从未收过她的任何一张纸条,并且拟好了检举信等她一出事就向英社告发。只是如今对亚瑟的监视还是加强了——即使亚瑟再三保证自己是个独身主义者和反性人士(他尽量避开了关于自己是否是老大哥忠实拥护者的话题)。


他们找不到任何他出入无产者酒吧或者与其他女性有私情的证据,那他就是一个独身主义者。因为同性恋这种词语在英社掌权后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看来老大哥不能治病,也看不透人心,亚瑟想。听见电幕里运动结束的哨声,他手臂一软,瘫倒在屋子里。




Chapter 2


 


亚瑟在真理部工作。


原本他在记录科进行新语辞典的编订,由于一年前负责诗歌改编的斯坦同志失踪了(有人说他悄悄加入了兄弟会,如今在爱尔兰无产者街道潜伏着。无论消息真假,传这个消息的人自己被“蒸发”了。),亚瑟如今在这一块补空,也许一辈子都会在这里待下去。


【你是否故意用影子是我垂垂欲闭的眼睛睁向厌厌的长夜


    你是否要我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用你的影子来玩弄我的视野】


一首粗浅的情诗,亚瑟直接判断。但这也必须改,这是不庄重的。爱情在大洋邦只是一种为老大哥制造新的拥护者的信念(事实上英社更希望全部无性繁殖),婚姻是这种信念的书面契约。亚瑟想了想,决定在“你”前面加上“老大哥”,把“玩弄”改成“照亮”,读不通顺没关系,反正也不会有人读这个。之后就是改诗的固定模式了:将陈述句或疑问句改成感叹句,无用的修饰词删去,有明确负面动作倾向(如“故意”)删去,这是就算是合格了。如果这样依旧不合格,亚瑟会选择直接抹掉这首诗。


修改工作刚进行到一半时,亚瑟不得不停下手中的工作,从暗室搬出椅子来,排列在大堂的电幕前面准备参加“两分钟仇恨”节目。亚瑟坐在第二排,前面是英社有名的积极分子——阿尔弗雷德·琼斯(这家伙是第一个靠工作过分积极而进入内党的人,虽然由他过手的东西总是一团糟)。很明显,10点刚过他便坐在这里,等着11点的节目了。愚蠢的美国佬,亚瑟叹了口气——可是他偏喜欢这种人。


作为一个未满二十岁的年轻人,阿尔弗雷德的气质与沉闷的公社格格不入。这种浑身上下荷尔蒙满溢的人会让原本老旧迂酸的空气变得燥热。他喜欢大笑,笑声会直接震破门扉闯进亚瑟的耳朵里——烦人的苍蝇。就算他总是给亚瑟带来一些糟透了的东西,亚瑟看着他的眼睛也打不下去。这只苍蝇的眼睛该死的好看,像他祖母讲的工业化还没开始时伦敦的天。


上帝啊,他真想和这恼人的美国佬干/一/炮。


亚瑟有些郁结。时间快到了,他俩的周围已经坐满了人,正兴致勃勃地等着节目开始。当电幕突然发出一种撕帛裂简的声音时,阿尔弗雷德坐直了身子并不由自主地往前倾,双脚微微颤抖,拳头紧握,目光炯炯,好像马上就要从椅子上腾跃而起,冲到电幕前。亚瑟知道他是想砸烂电幕,因为即将出现的是伊曼纽尔·戈斯坦②的脸。“猪猡!猪猡!”阿尔弗雷德大喊,情绪激动,直到老大哥出现,他才平静下来——这并不是精神上的平静,相反,他的情绪已达到高潮。“得救了,老大哥!”他拖长了音调,“老大——”,“哥”字没有说出口,因为被后面人推挤的亚瑟撞到了他。


完了,亚瑟想,他打扰了一个虔诚的党/员叫伟大领/袖的名字。阿尔弗雷德转过头来,亚瑟有些害怕地向后退,抬头却对上一双无比清醒的蓝色眸子。那一瞬间,亚瑟看见阿尔弗雷德的右边眉毛挑了挑,似乎在表示友善。下一个瞬间,阿尔弗雷德转了回去,接下了自己没有喊完的“哥”字。


亚瑟浑浑噩噩地回到办公桌旁,看见自己还没改完的情诗,又忽的清醒了过来。那家伙是同类人,他愉快地想,不,应该比他罪孽深重。


他划掉了整首诗,特别在倒数第二行多划了几笔。


【我为你守夜 而你在别处清醒③ 】


 


-TBC-


 


注释:


①:私活:新语,意谓个人主义思想的怪癖行径。(来自《1984》原文)


②:伊曼纽尔·戈斯坦:《1984》中树立的与老大哥相对的反面形象,兄弟会的成立者。


③:选自《莎士比亚十四行诗·六一》


 


嗯,就这样完结了!因为后面的我就没有存稿了,鬼知道几十年后能写完哦【遁

重发一波,再吸吸一粒米。放假好想产米英quq

GOSH……!!!

阿冻:

(偷笑哈哈哈~)

大西洋上发生大陆漂移,大陆交界处消亡边界与生长边界周期性交替出现!(地理开车